为了新中国

作者:高振博

发布时间:2019-09-30 07:34:28

来源:陕西日报

image.png

作家柳青在农村体验生活。资料照片

image.png

1956年,苏联援建项目西安机器制造厂建成投产。图为1958年6月该厂制造出西安第一辆拖拉机。刘兆青摄

image.png

郑守淇、盛剑霓夫妇都是西安交通大学教授,60多年前响应国家号召从上海来到西安。图为他们摄于上海的结婚照。

image.png

2016年,郑守淇、盛剑霓以及女儿郑镁(左一,也是西安交通大学教授)一家三口的合影。西安交通大学供图

1950年1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元旦。这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完成胜利,巩固胜利——迎接一九五零年元旦》的社论。这一天,毛泽东在莫斯科郊外姐妹河别墅里接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这是中苏一系列谈判中的一环,最终促成了《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的签订。

三年后,一名18岁名叫温钧的青年来到西安灞桥,他很难想象来到西安竟然和毛主席在莫斯科的谈判有关系。温钧只知道忘我地投入到灞桥热电厂的生产建设中。“我们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地。但那个时候大家都干劲十足,白天干活儿,晚上学习。”温钧回忆说。

1953年至1957年,新中国实施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奠定工业化初步基础的重要时期,这一时期苏联帮助中国建了156项工业项目,中国大地史无前例地形成了独立自主工业体系的雏形。随着国家“一五”计划的启动,陕西工业发展迎来了第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国家将“156项工程”中的24项放到了陕西,数量居全国第二位。这些苏联援建项目涉及机器制造、电力电器、煤炭、金属冶炼、搪瓷、印染、化工、军工等众多工业门类,很多都是陕西从来没有过的。

灞桥热电厂就是这24个苏联援建项目之一,也是最早开工建设的。该厂于1953年建成投产,是新中国成立以后西北地区建成的第一座现代化火力发电厂。此后经过包括温钧在内的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灞桥热电厂经历六期改扩建工程,目前总装机容量增至85万千瓦,成为陕西最大的热电联产企业。

“一五”计划时期,在苏联援建项目加快建设的同时,还有一批与之相配套的工业项目和其他一些大中型项目在陕西投建。到1957年“一五”计划结束时,全省有近百个大中型项目建成投产,陕西一跃成为全国工业基地之一。西北光学仪器厂、昆仑机械厂等10个苏联援建项目建成投产,西安灞桥和咸阳形成了两座纺织城,西安西郊形成了电工城,陕西的黑腰带——渭北煤田建设突飞猛进,陕西试制成功并投入生产的新工业品达142种,搪瓷制品、油漆、纱布、针织品等工业品的质量达到全国先进水平……

在工业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在农业领域,西北农学院教授赵洪璋培育的小麦良种“碧蚂1号”也开始大面积推广。

早在1942年,24岁的赵洪璋就将关中当地的“蚂蚱麦”作“母亲”、将美国品种“碧玉麦”作“父亲”,进行杂交培育,并取其“父母”名字的第一个字命名为“碧蚂1号”。新中国成立后,伴随着土地改革的完成和“一五”计划的实施,赵洪璋培育的这一丰产抗锈的小麦良种得以大面积推广。1959年,“碧蚂1号”种植达9000多万亩,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上一个小麦品种年种植面积的最高纪录。毛泽东主席称赞他“一个小麦品种挽救了大半个新中国”。

从新中国成立后到“一五”计划期间,陕西通过加强水利、农业机械、植树造林、良种培育等领域的投资,农业生产得到较快发展。1957年,农业总产值达到21.02亿元,比1952年增长41.1%;粮食总产量达44.4亿公斤,比1952年增长11.7%;全省有效灌溉面积达758.5万余亩,比1952年增加306万亩。

当赵洪璋培育的“碧蚂1号”从陕西向全国推广的时候,数千名交通大学的师生及家属正陆陆续续搭乘火车从上海来到西安。

“女儿郑镁当时才1岁。为了专心工作,我们决定将孩子留在上海。”西迁老教授盛剑霓回忆说。1956年,盛剑霓27岁,她安顿好一切,怀揣着和母亲、兄妹、孩子的一张全家福照片,登上了第一趟“交大支援大西北专列”。

整个交通大学的西迁,历时近五年,涉及师生和家属近万人,基建任务30余万平方米,搬运物资近千节火车车厢。长者年逾花甲,幼者尚在襁褓。交大人克服重重困难,顺利完成了西迁任务。60多年来,盛剑霓和丈夫郑守淇以及像他们一样西迁的交大人,用青春和汗水建起一所享誉国内外的高等学府,书写了共和国高等教育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女儿郑镁如今也成为了西安交大的教授。

包括从上海迁到西安的交通大学在内,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年里,陆续有一批高校迁到陕西或在陕西新建,陕西由此成为全国高等教育的重要基地之一。1952年开始,在全国对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的背景下,西安医学院、西安师范学院、西安体育学院先后组建。“一五”计划期间,现在的陕西师范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等在西安南郊拔地而起。全省高等院校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4所发展到1957年底的23所。

盛剑霓从上海来到西安,为新中国成立后的西部高等教育发展无私奉献。作家柳青则怀着无限的热情,用他的笔歌颂社会主义新人新事。

1952年5月,36岁的柳青离开北京,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西安市长安县王曲公社皇甫村。在来之前,柳青对他的作家朋友马加说:“后半生想写两部作品,一部反映即将开始的农村社会主义改造,一部写刚刚过去的战争。”马加说:“趁现在还跑得动,先写即将开始的新时代吧。”“我就是这样想,到我要反映的人民中去生活!”柳青说。

就这样,柳青在皇甫村一住就是14个春秋。他与当地农民打成一片,参与了农村互助合作化运动从初级社到高级社的全过程,也用他的笔打磨出了现实主义文学的经典之作——《创业史》。

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年里,陕西的社会主义文艺蓬勃发展起来。除了柳青的《创业史》外,杜鹏程于1954年出版了长篇小说《保卫延安》,石鲁、赵望云用传统绘画艺术生动表现了人民现实生活和大自然的无限生机。

1953年开始,陕西进入了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到1956年底,陕西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制度在陕西建立起来。1957年底,“一五”计划顺利完成。从1958年开始直到1978年,陕西人民开始了在探索中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阶段。(记者 高振博)

责任编辑:陈怡文

更多资讯,下载掌中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