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解读 > 正文

开国上将20岁就当师长 被老帅戏称为“娃娃师长”

作者:振华

2017-07-10 08:04:41

来源:人民网

李天佑 资料图

被彭德怀等老帅戏称为“娃娃师长”的李天佑是广西临桂县人,生于1914年。他15岁参加红七军,16岁当连长,19岁当团长,20岁当师长,身经百战,智勇双全。70年前,他率红三军团第五师在灌阳县新圩与强敌激战三天,胜利完成中央红军左翼的掩护任务,在红军长征史上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1934年11月下旬,中央红军自湘南进入桂北。蒋介石察觉了红军经湘江北上湘鄂西苏区与贺龙部会合的意图,急令湘军、桂军南北夹击,中央军从侧后包抄,妄图将红军全歼于湘江东岸地区。他踌躇满志地说:“赤匪流徙千里,四面受制,下山猛虎,不难就擒。”为粉碎敌人的阴谋,党中央命令红一军团第一师,红三军团第四、五师分别在全州脚山铺、兴安光华铺、灌阳新圩一带阻击敌军,掩护中央领导机关(代号“红星纵队”)及后续部队渡过湘江。

  11月27日晚,红五师正自文市向湘江边疾进,途中接到军团长彭德怀发来的特急电:令五师十四、十五团即在新圩构筑阵地阻击,保证全军左翼的安全。文末有一句钢铸般的话:“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持三天至四天!”当时,十五团已走出新圩十多华里,如派通信兵传达书面命令,必贻误战机。李天佑灵机一动,从古语“传檄而定”悟出“传檄而驻”,于是喊住十五团后卫连的一名战士,斩钉截铁地说:“往前传,部队原地停止,就地构筑工事!”十五团团长白志文接到命令后立即执行。不久,李天佑和师政委钟赤兵策马来到十五团,向白团长交代任务,并对该团的兵力、火器部署作了指示。接着李天佑赶到十四团,向团长黄冕昌面授机宜。

  新圩是全(州)灌(阳)公路的一个要隘,南线敌军向湘江逼进的必经之地。来犯之敌是桂系“王牌军”第七军的两个师和一个团,且有空军、炮兵掩护。红五师的两个团要跟数倍于己的敌人打阵地战,而且要死守三四天,难度可想而知。可是事关党中央和全军的命运,只有破釜沉舟,决死一战。李天佑决定把师指挥所设在距前沿二三华里的杨柳井村,以便观察敌情、我情,临机处置。为不暴露目标,减少伤亡,他决然下令:部队不许生火做饭,饿了便啃生米、红薯;渴了,便舀田水喝。

  28日晨,敌人的炸弹、炮弹雨点般倾泻在我方阵地上,每座山头都在炮火中颤抖,每棵树木都在硝烟中抽搐。接着,敌军成营成团地梯次扑来。红军战士按照指挥员的命令,等到敌人进抵我方投弹线——红军为敌军布下的“死亡线”时,以密集的手榴弹和步机枪火力给敌人致命的打击。敌人溃退时,战士们便冲出阵地,歼其尾部。李天佑的“抵近射杀”战术,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锋。

  29日,敌人增强了兵力、火力,轮番发起进攻,并派出部队进行侧翼迂回,战况更为凶险,部队告急的电话接连传来:前沿的几个小山头失守;十四团政委和十五团团长白志文、政委罗元发身负重伤,两位营长牺牲。军团部多次来电:“红星纵队正在向江边前进”,“红星纵队已接近江边”,要求红五师“继续坚持”。李天佑紧握双拳,大声下令:“为了革命全局,天塌下来我们都要顶住!”他和钟政委商量后,决定派师参谋长胡浚到十五团组织战斗。胡浚欣然领命,不久,他在指挥部队反击敌人时壮烈牺牲。十四团扼守的第一、二道防御工事已被敌炮火摧毁,情势十分危急。黄冕昌冒着弹雨来到师指挥所,要求派预备队增援。李天佑苦笑着说,师部的勤杂人员也投入了战斗,哪里还有预备队。这样吧,你把兵力收缩一下,团指挥所转移到师指挥所来,我们一起当“预备队”,准备用自己的胸膛挡住敌人。黄冕昌是巴马县人,红七军的老战士。这位刚毅的壮族汉子,二话不说,转身返回前沿阵地。不久,他被流弹击中腿部。战士们替他包扎好伤口,要把他送回团指挥所,他坚持留在前沿就地指挥。下午5时,黄冕昌在组织部队对敌反冲锋时,英勇殉身。

  30日,天气转晴,敌机的能见度大大提高,贴着树梢低飞轰炸、扫射,掩护步兵进攻。红五师的指战员拼死抗击,营连排长牺牲了,下一级的干部便挺身而出,接替指挥。子弹打光了,勇士们跃出掩体,从敌军尸体中拾取弹药。敌人一批又一批地倒在红五师的火墙下,难越雷池一步。下午4点多,李天佑接到军团部的电报:红星第一纵队已渡过湘江,第二纵队即将渡江,令红五师西进渡江,新圩的防务由红六师十八团接替。三天两夜血战,红五师伤亡2000余人,占总兵力三分之二,平均不到两分钟便有一位勇士倒在血泊中。接到转移命令后,李天佑挥泪告别长眠在湘江江畔的战友,率领部队迅速西进。

  12月2日,中央红军全部渡过湘江,跨过越城岭转进云贵高原。猛虎归山,雄威益彰。

  原题为:《“娃娃师长”李天佑》

责任编辑:likun